星巴克,其实就是加了咖啡的牛奶饮料

咖啡百科5年前 (2019)发布 coffeehome
2,958 0

今天的现实是,大量城市用户的味觉与嗅觉已经被污染,常年吃外卖,吃工业化方便食品,喝加了各种添加剂的配方固定的饮料。他们的口味是已经被驯化的,却不自知。


盲测

星巴克,其实就是加了咖啡的牛奶饮料

前不久,杭州来了一场“咖啡审判”。

当地的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(一个政府发起成立的组织,以前的消费者协会),邀请了9位自愿报名的普通消费者,来品评7款不同品牌外卖咖啡的高下。用的是普通纸杯,没有任何logo展示。有消费者自称是20年星巴克拿铁的爱好者。

评测的结果引发了媒体的一片惊呼:因为第一和第二名居然出自全家便利店和肯德基,星巴克不过位居中游;最近争议不断的瑞幸咖啡,被评为最难喝的。

这个新闻,在社交媒体上变成了“热闻”。接着,又有大V乘势写出十万+爆文:“ 盲测”让装逼犯们现出了原形。顺便把红酒和大闸蟹的爱好者也拿出来吊打一通。

你看,“盲测”变成了“去伪存真”的代名词。就像历史上一次次发生的,群众“觉悟”了。“居高临下”的品牌和“炫耀”的精英,成了被嘲讽和批判的对象。

但一如既往地,“觉悟”后的ta们又重新被广告吸引,继续追随明星,相信专家,无意识地喜欢“上瘾的感觉”。

星巴克,其实就是加了咖啡的牛奶饮料

测试打分是一回事。冲动购买是另一回事。靠着“补脑“广告起家的“六个核桃”,明明一罐饮料里,易拉罐的成本比核桃仁要高一倍。也不妨碍人家一年卖80个亿。

正如杭州市消保委的同志所呼吁的,“喝一杯咖啡已经逐渐成为越来越多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习惯,我们希望各大品牌能够更多关注本地消费者的口味,提供更适合本地口味的咖啡。”

问题在于,“本地消费者”知道自己要什么吗?“本地口味”到底又是什么?

如果盲测不能解决这个问题,那么盲测的意义就大打折扣。

为什么不要相信普通大众的所谓意见?就是因为ta们总是过于主观且不自知,又太容易受到舆论影响和利益诱惑。如果去看大众点评的话,你会发现有多少人会为了打折优惠券而去好评。

杭州市消保委的负责人称,“一千个人有一千种口味,他们对咖啡的打分也是基于个人的喜好。所以,这是一场社会性的、纯消费者的测试。”

口味即是个人化的,也是社会性的。换句话说,即使一千人有一千种口味,也都基于同一个“哈姆雷特”。

个体差异的确存在。与光线和声音一样,食物和饮料里面的化学成分是客观的、可量测的量。然而对味道的感受会因人而异,且差异极大;有感觉纤细灵敏的,也有感觉迟钝的。某些人爱得不行的食物,比如臭豆腐,可能其他人会嗤之以鼻。对食物的品味会随着地理、文化,甚至一个人的年龄和心情而变化。

而另一方面,口味把围绕食物的基本欲望和感觉,与大脑接收的思想、回忆、感情和语言编织在一起,有助于个体定义自己的社会角色。正如“家乡的味道”,“母亲的味道”。

今天的现实是,大量城市用户的味觉与嗅觉已经被污染,常年吃外卖,吃工业化方便食品,喝加了各种添加剂的配方固定的饮料。他们的口味是已经被驯化的,却不自知。

经典意义上的咖啡,和现代化的连锁咖啡饮料是两码事。你看手冲咖啡在国内的用户,可能连百分之一都不到。但加了奶和糖,标准化配比之后,就变成了星巴克里最受欢迎的拿铁咖啡。

那位喝了20年星巴克拿铁的消费者,其实也就是喝了20年加咖啡的牛奶饮料。不过星巴克相对其它的,更加安全和卫生罢了。

如果是拿铁咖啡和手冲咖啡(其实少数星巴克也提供后者)相比,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喝的是拿铁。无它,香甜可口,简单易饮。

可真正高级的,是酸、苦、涩,百味杂陈,还能顺滑自然。又有多少人能接受。高级的味道,往往和好喝无关。它需要调动你全部的感官,来与之交流。

咖啡如此,茶如此,酒也是如此。

我看了一下这次评测的所谓“七大维度”:干净度、甜度、香味、口腔触感、余味、均衡度、整体评价。还是有一定专业性。

可如果是对于未经专业训练的普通消费者,其实毫无意义。因为他们的感官大多钝化,没有建立起真正的参照系。再多的评价维度,都不如一个“好喝”或者“易饮”。

好酒的好,往往在于精巧的平衡、丰富、复杂和回味。这是复杂维度。普通人理解“好喝”,往往只是好入口,单一维度罢了。

他们确实喝(drink)饮料,却不会品(taste)。

永远不要用无知来嘲笑专业。这世界上真正的好东西,往往只有很少的人懂得欣赏。大师固然有出错的时候,但大师尝过上万瓶“不同”的酒,花过上万个小时,你喝过多少。不要以为看个电影,就理解徒手攀岩。

无知从来不是最可怕的,真正可怕的,是被有目的的人煽动,以无知为自豪,无知者无畏。

锻炼自己的鉴赏力,在复杂世界里分辨好坏真伪,是成为一个精英的必要条件。你需要倾尽一生去训练的应该是你的感官,但更重要的,是从此在脑海中构筑一个思想体系。

盲测,当然就是一个有趣且有挑战性的游戏。学会品鉴(taste)的第一步,就是打开自己的感官,了解自己的局限,丰富自己的认知。不被价格、品牌等因素干扰。

所以,猜中哪个品牌哪一款产品并无多大意义。它真正有意义的地方,是让品鉴者们不被某些神秘性蒙蔽,而专注于饮品本身,给杯中物一个清晰的评判。

而当盲测,作为一个竞赛,负责提供专业认可时,它就需要引入久经考验的专家和严格专业的评审。且有明确的参照系。因为这会直接与商业利益挂钩。

星巴克,其实就是加了咖啡的牛奶饮料

在葡萄酒界,最著名的对照系,是波尔多名庄。在著名的“巴黎审判”中,加州鹿跃酒庄确实在盲测中赢了一次波尔多名庄。从此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好酒庄。顶级酒酒的领域,差距往往只在毫厘之间。

盲测,其实是跟未知的一个对话,却不是跟价格的对话。因为决定价格的要素,既有价值,也跟稀缺有关。“一分钱一分货”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对的。 顶级酒和好酒之间,差别可能也只是100分和90分。但好酒和烂酒,却是天壤之别。可悲的是,国内市场上,“996”(99块6瓶)的烂酒横行,却没人戳破。

物以稀为贵。就像阳澄湖大闸蟹和普通的湖蟹,真有10倍以上的口感差别吗?恐怕未必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只要不是天天接触,更难以区别。但是为了可怜的虚荣心,买到假货就不值当了。

装逼或者说炫耀,是生物进化的天性之一。目的很简单,就是显示自己很强大,吸引异性唬住敌手。除非你足够自信,否则还是要装的。这是一切奢侈品存在的意义。

真正强大的,是低调的老虎狮子,是穿无logo蓝夹克的。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!
立即登录
暂无评论...